刊登廣告

Follow us on


本站已依規定
加入分級標籤
最新消息發佈時間
難以撕去的標籤──HIV與愛滋有何不同?2019-01-09

上個世紀後期,愛滋病崛起成為世紀黑死病,人人聞愛滋色變,也在上個世紀末,愛滋病已經不再是絕症,然而,世紀黑死病的稱號卻難以擺脫,特別是最早的愛滋病與同性戀者有所牽連,從此也成為同性戀者被污名的原因之一,即便早已跨入二十一世紀,登陸月球已經成為旅行選項的此刻,愛滋病的污名仍然在同性戀者與感染者身上如影隨形。
 
或者我們應該要先來釐清愛滋病(AIDS)的名稱,近年來,許多人開始理解HIV與愛滋病不同,是的,它們的確不同,大家習以為常稱呼的愛滋病患,更精準來說應該被稱為HIV感染者。
 
大家對於愛滋病患的印象可能曾經來自於TOM HANKS在上個世紀的一部精彩電影《費城》裡的表現,TOM HANKS在《費城》後期的呈現的確是愛滋病,但是在發病之前,他其實是HIV感染者。從HIV感染者進展到愛滋病是一段歷程,並非一感染就會演變成愛滋病,特別在目前藥物控制成效絕佳的情況下,發病成為愛滋病的案例已經越來越少,HIV感染者可以生活得跟每個人一樣健康,甚至在藥物與規律生活的處遇下比一般人更加健康,既然如此,為何大家還如此害怕HIV感染者?為何當感染者有其他疾病或治療需求時,往往被拒於門外,連最基本的牙科健康管理都無法獲致?
 
是因為人人心裡的恐懼,是因為許多人的記憶還停留在上個世紀的「世紀黑死病」陰影中。
 
恐懼,是一種心魔,讓我們無法分辨事實真偽,不能看清情緒的源頭,一味地認定男同性戀者就會罹患愛滋病,相信愛滋病會無所不在地傳染給我們每個人,即便醫界人士也知道並非如此,科學證明在在顯示出HIV有一定的傳染途徑,並且有方法可以預防、避免,可以給予治療並且控制預後,但許多醫療科別仍然將感染者排拒於大門之外,污名的重擔在醫界人士的加乘之後,像一張上滿了三秒膠的標籤,牢牢地粘貼在感染者身上,除了連皮膚都切下,毫無甩去標籤的可能,然而,那見了血肉的傷口,失去皮膚保護的傷口,將成為另一種致命的源頭。
 
迫使感染者要以這種極端方式除去標籤,或是任著標籤貼滿全身窒息而亡,皆是因為這個社會與世界不夠友善所致,甚至,每個人、你我都曾經可能不小心地將標籤貼在感染者身上。
 
台灣紅絲帶基金會長期以來在愛滋防疫與去污名的領域中努力耕耘,希望可以將更好的公衛概念傳遞給台灣民眾,試圖讓HIV的防疫深植民眾心中,而如何達成防疫的效果,疾病管制局副局長退休轉任紅絲帶基金會秘書長的林頂表示,首要自然是讓大家理解HIV的樣貌,儘管疾病管制局多年來都在努力宣導HIV的傳染途徑,但是民眾心中的疑慮與恐懼仍然相當根深柢固。
 
林頂秘書長表示要達成HIV的病毒傳播需要符合四大要件,缺一不可:
一、確切存在病毒:HIV可在人體的血液、精液、陰道分泌物、直腸分泌物以及乳汁等體液中存在,且確具傳染性,相對的,HIV病毒無法藉由日常生活中較易接觸到之唾液、汗水、淚液、尿液、糞便等體液來傳播。因此,與感染者擁抱、握手、親吻、共用馬桶、共食都不會造成感染。然而,因為這些難以去除的恐懼與誤解,致使許多民眾在與感染者接觸時形成相當大的隔閡與疏離,也讓感染者一次又一次地遭受到心靈創傷,終至封閉自己的人際網絡。
 
二、足夠的病毒量:要導致傳染必須要有足夠的病毒量,而治療HIV的藥物可以有效地將感染者體內之病毒量降到「無法檢測到」的水準,當然也不容易造成傳播。
 
三、有效的途徑:滿足以上兩點後,還需要透過有效的途徑才有可能造成傳染,含有愛滋病毒的體液必需通過有效的途徑進入到對方的體內。完整的皮膚形成有效的屏障,但是開放的傷口則可提供一個切入點。粘膜組織是侵入的重要點 - 這些身體腔洞內的潮濕襯膜並不是由乾燥的皮膚保護,這些組織包括直腸、陰道、尿道、以及包皮的內側。
 
四、感受性:最後一個條件是我們必須理解到,容易受到感染的免疫細胞必須存在於被侵入的位置上,像是包含許多免疫細胞的粘膜組織。
 
林頂提到,上述四項條件都滿足了,才具有HIV病毒可以被傳播的環境,然而,這也僅僅是「可能」被傳播,而非一定被感染,宣導相關的資訊用意在於讓民眾理解HIV傳播有一定的途徑,並非擁抱或握手就可以被傳染,同時也希望民眾可以理解正確的資訊,降低民眾對於HIV的恐慌,由此才有機會去除污名與避免標籤的形成。
 
HIV感染者在台灣的處境相當艱困,服務於基金會的林俊宏社工及呂昌榮心理師長期與感染者接觸,了解到感染者在社會中所面臨的不平等與社會排除,台灣社會對於弱勢族群常帶有異樣眼光,特別與疾病相關的更是如此,HIV感染者不但必須面對終生的治療,還需飽受社會帶有道德性的批判眼光,即便在高喊人權的這個時代,兩位助人工作者也目睹了多起感染者被拒於醫療院所門外的悲傷時刻。
 
林俊宏社工表示,紅絲帶基金會長期在許多地點進行外展篩檢與防疫宣導,有許多機會可以訪談各個不同世代對於HIV的看法,他發現這一代的高中生與大學生世代已經可以很清楚地說出HIV傳染途徑,也會肯定地表示如果身邊有朋友是HIV感染者並不會害怕與其接近,因為他們知道日常生活的接觸並不會造成感染,這是防疫教育進入校園的成果,也再次表示教育宣導對於去污名的重要性,因為唯有真實了解,才有辦法降低恐懼的形成。
 
基金會秘書長也提醒大家,十多年前在HIV新感高峰時期,主要來源是由於施打海洛英的靜脈注射所造成,但是在政府推動減害計畫提供清潔針具與美沙冬替代療法後,新感人數已經大量減少。但是近年來,新興毒品與娛樂性用藥的普及化,造成了另一種因為不安全性行為而產生的感染來源,這也是紅絲帶基金會主推安全性行為宣導教育的主因,唯有安全性行為才能有效避免感染。安全性行為不單可以預防HIV感染,同時還兼顧了性病的預防措施,最簡單的安全性行為措施同時也是最有效的防疫之法。
 
2018年國際愛滋會議在阿姆斯特丹盛大舉行,本次會議最重要的宣導包含了「U=U(UNDETECTABLE = UNTRANSMITTABLE),檢測不到病毒即不具傳染性」的重要觀念,在醫藥科技的日新月異下,感染者體內的病毒確可以有效控制到無法檢測,誠如前述的四項傳染條件,必須要有足夠的病毒量才有可能造成感染,因此在無法檢測出病毒量的狀況下,自然不具有傳染性。
 
同時,在這次的國際會議中,也有許多相關的團體呼籲世界各政府面對HIV感染者時,應當要有以人為本的概念作為出發,當眼中所見的是一個完整的人,而非只是一個疾病時,唯有如此,我們才有機會摒棄心中的恐懼與偏見,將長久以來難以撕去的標籤揭下,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這個地球的一份子,不管貧病孤苦或富裕幸福,我們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都應當擁有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與尊重,疾病並不會摧毀我們,只有歧視與偏見,才會摧毀我們的存在。
 
願我們能平等尊重地相互對待,只有從我們自身做起,這個世界有一天才能真正友善地對待每一個人與萬物。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