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廣告

Follow us on


本站已依規定
加入分級標籤
最新消息發佈時間
一名國小老師嘆:學長暗戀球友不敢說,卻因2個字自殺死在衣櫃裡2018-11-08

如果『消失』是微不足道,我們身邊還有多少人要承受這些悲劇?」今(7)日同志教育公投進入第二場次,由素來支持同志教育的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代表平權公投15案正方、自稱「前」男同志的郭大衛擔綱反方。談起為何需要同志教育,翁麗淑最後說了一個故事:她曾有一個朋友認識的學長暗戀球友,一直藏著秘密,但某天不小心洩露以後被隊友說了兩個字,「噁心」,於是,學長自殺死在衣櫃裡了──那一年,他才20歲。

翁麗淑表示,自己是國小教師也是3個孩子的媽媽,在教育現場,她看見的是性別平等教育長期過於「便宜行事」的問題:「課程設計的教學主題圍繞在性侵、性騷擾防治的預防,也很安全地進行性別刻板印象的去除,小一也會談說爸爸也要回家做家事、女生也可以當消防員、男生也可以當護理師這樣的內容,這樣很安全,不會被質疑──但這樣也會讓小孩很容易地掌握了性別平等教育的政治正確,我們紙筆評量很高、小孩知道老師要的是什麼答案,但缺乏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的性別平等教育,是空的、蒼白的。」

為何同志教育很重要?翁麗淑說,其意義在讓孩子了解社會有多元的樣貌、了解性別認同、性傾向、跟性別特質,讓每個孩子有自己的性傾向、自己的光譜,慢慢建立起寬容友善的社會環境;反之,若沒做好同志教育,翁麗淑說,這樣有些孩子就會因為害怕被歧視而害怕展現自我、產生非常非常多的悲劇。

20181107-平權公投第15案意見發表會7日登場,自稱「前」男同志的郭大衛擔任反方。(擷取自YouTube)
平權公投第15案意見發表會7日登場,自稱「前」男同志的郭大衛擔任反方。(擷取自YouTube)

「消失」的故事一直在發生 

例如1994年,北一女學生林青慧和石濟雅相約燒炭自殺,遺書寫道:「當人是很辛苦的,使我們覺得困難的,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挫折或壓力,而是在社會生存的本質就不適合我們,每日在生活上,都覺得不容易,而經常陷入無法自拔的自暴自棄的境地。我們的生命是這麼地微不足道,在世界上消失應該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又例如2011年同志大遊行隔天,鷺江國中學生楊允承因為被嘲笑「娘娘腔」,剛升國中不久就從自家頂樓往下跳,而遺書寫著:「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如果『消失』是微不足道,我們身邊還有多少人要承受這些悲劇?」翁麗淑嘆:「我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家人很悲傷、悲傷之外還有自責──我們這麼愛你,不能留下來嗎?我們這麼愛你,為什麼還不夠、為什麼你還要走?」

同志教育的意義就在於讓孩子們知道:沒有人是需要被醫治的,誰也不需要躲藏。(資料照,甘岱民攝)

 

對於悲劇,翁麗淑強調,不是家長給的愛不夠,而是社會不友善殺死了孩子:「家長給的愛不是不夠,而是這世界消耗得太多,這世界的不友善、不接納把這3個……其實也不只3個人,這些通常不是個案,是這些不友善跟不接納把他們往下推──我們整個環境都是共犯,而我身為一個小學老師、3個小孩的母親,我絕對不能忍受這些悲劇再發生!」

翁麗淑強調,被欺負的孩子、甚至欺負人的孩子其實都是受苦的靈魂,都需要同志教育,目前教育現場充滿「威權靈魂與政治正確的想像,對不同的人排擠、對上位的人無限討好」,而同志教育的意義就在於讓孩子們知道:沒有人是需要被醫治的,誰也不需要躲藏。

非洲的LGBT社群處境艱難,許多國家將同性戀視為犯罪,更有國家對同志行為判處死刑。 圖為一名遭到暴力對待,而離開甘比亞的同志。(美聯社)
代表平權公投15案正方國小教師翁麗淑嘆:如果你從小接觸到同志教育,你會知道同志的愛情也可以很美麗,你也會知道不喜歡的時候該怎麼拒絕,不會因為羞辱、惡意,而殺掉一個美好的生命。(資料照,美聯社)
 

而在第二輪發言最後,翁麗淑也說了學長的故事。2003年《性平教育法》未通過時,有個朋友學長暗戀球隊同性球友,一直把秘密藏在心裡,但有一天不小心洩露秘密,他換來球友兩個字:「噁心」。

這句「噁心」帶來的結果是:「學長把自己關在衣櫃裡自殺了──那年他20歲,我非常非常心痛……我很想告訴他們,不管這世界上有多少惡意,我都想好好用盡力氣來抱緊他們。」翁麗淑也強調,這是同志教育沒有施行的後果,她很想安慰隊友:

「他沒料到2個字可以殺死一個人,他一定充滿自責跟悔恨,我想告訴他:這不是你的錯,是整個教育都有錯,如果你從小接觸到同志教育,你會知道同志的愛情也可以很美麗,你也會知道不喜歡的時候該怎麼拒絕,不會因為羞辱、惡意,而殺掉一個美好的生命。」

 新聞來源:風傳媒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