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廣告

Follow us on


本站已依規定
加入分級標籤
最新消息發佈時間
誰管爸爸是同志2018-02-05

2016年底,大家討論婚姻平權,有人質疑同志無法養育小孩,所以我寫了〈我的同性戀爸爸〉,爸爸貼臉書分享,當晚就幾千個讚,他好緊張:「我們會不會變網紅?」我笑他想太多,結果沒幾天6萬多個讚。果不其然也有攻擊,有人說我們裝幸福,甚至說我編故事。 

我讀國小時,媽媽跟公司老闆私奔,還留下幾百萬元的債,債主都找上門來。爸爸沒有逃,一個人扛下家務與債務,白天賣便當、晚上開計程車,每天都睡不飽,清晨還要去市場批菜,總是一個人提好多沉甸甸的塑膠袋,在他手上勒出很深很深的凹痕。

家裡窮,但爸爸不讓我跟哥哥擔心,他幫我們做的便當總塞滿食物,滿到快爆開,煮紅豆湯加薏仁、紅棗、蓮子…紅豆湯變成八寶湯,早餐吐司花生醬也塗超厚,厚到我現在有點怕花生醬。我在想,他是不是覺得虧欠我們,所以什麼都想要給到最多最滿。

爸爸很愛我們,還幫我們編兒歌,什麼「可愛的可愛的Eric」,有時滿肉麻尷尬的,我實在不敢唱給你聽。叛逆期時,我們也衝突。我高三時,有次他下班回家看到我在玩電腦,以為我打混不讀書,氣得衝過來踢我一腳。我知道他擔心,但我剛從圖書館回家,休息一下不行嗎?結果他半夜哭著跟我道歉,說他是不適任的爸爸。

偶爾會有他的朋友來家裡聚會,常是叔叔們,我跟哥哥多少也猜得到他的性向。有次,他難得嚴肅地說想談談,我跟哥哥互看一眼:「我們早知道了!那又沒什麼!」爸爸有點錯愕,但好像鬆一口氣。你問我是不是很糾結?真的沒有,從小相處到大,早就習以為常,就像你會奇怪爸爸為何愛媽媽嗎?

我想,偏見和歧視或許是學習而來的,就像對單親家庭。我國中小都讀資優班,哥哥也是名校畢業。但小時候,大家去同學家玩,同學隔天說他媽媽不准我再去,把我當毒瘤。還有同學說:「我馬麻說不能跟你玩,你沒有媽媽,不知道會不會心理變態。」這些割人的話,都是出自看起來很好的「正常家庭」。

立法院公聽會那天,我陪爸爸去青島東路聲援,他很安靜。同運團體事前曾問他要不要上台?他婉拒了,有點困惑問我:「我帶大你們,不就是一般單親爸爸會做的嗎?」對啊!誰管爸爸是同志?我們就是平凡的單親家庭,他也不是我的同性戀爸爸,他是我的爸爸。

 

新聞來源:鏡週刊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