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廣告

Follow us on


本站已依規定
加入分級標籤
最新消息發佈時間
男同志電影《他和他的心旅程》:直男與同志在彼此中找到自我2017-11-07

在心理學、社會科學、性別、人類學和哲學中,心理一向被定義為「自我投射和自覺」,但德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亦曾說,被加諸在個人上的社會所建立的意義,以及一個人如何以這些意義型塑自己,是無可避免的。談到這種迷惘的感覺,佐薩利多奧塔立荷斯的新作《他和他的心旅程》正是一部明確投射身分的影片,無論是以心理、性、社會、人類和哲學層面來說都是,當一個人問:「我是誰?」,別人會想知道他之所以為他的「原因」。

一部片要如何鶴立雞群總令人爭論,《他和他的心旅程》是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它呈現出如何深刻地融合主題和流竄在影像中的戲劇性。兩名男人,一個是遊手好閒的菲律賓男子(奧利佛阿奇諾飾演的艾力克斯)和一名台灣醫學學生(蘇達飾演的傑瑞)偶然相遇並迅速建立起一段純粹友誼,即使其中一人滿足地與男友同居,另一人則是因拒絕對女友懷孕負責而飛離家鄉。

如同片名所示,這兩名年輕男子都身處於以多數種族和文化為主的社會,令他們成為社會中的異類,對於艾力克斯,從小被雙親遺棄的悲慘過去令他感到自卑,像個命運多舛的受害者,他無法與人維持長久的關係,因為他總會感到被痛苦和憤怒吞噬,因而以逃避責任和與人深交的不確定感來保護自己;對於傑瑞,他的恐懼和情感上的弱點則吞噬了他討喜的魅力,甚至有時質疑帶給自己快樂的決定,因為與他的原住民家族互相牴觸。他們的友誼在臨時起意而返回傑瑞家鄉的旅程中變得更加深厚,這名台灣主角必須鼓起勇氣來對父母坦承自己的性傾向,菲律賓主角則學到他仍無法掩飾自己的善良,即使他常用言語表達對於「家庭」的厭惡,而且他必須放下過去,才能面對被親生母親忽略的遺憾。

奧塔立荷斯以《他和他的心旅程》回到他LGBT電影的根源,即使本片並不如過去十年來掀起爭議的作品那般充滿裸露,並且象徵他呈現另一個最愛主題-身分-的功力臻至成熟,對於奧塔立荷斯,一個人必須竭盡所能,才能以自己的解決方式和探索中獲得自己的身分。在《愛的誓言》(The Commitment,2015)中,一段同性婚姻無法單純地以法律和社會規範而論,而是透過自己信念達成的至高協議;在《TPO暫時保護命令》(暫譯,Temporary Protection Order,2016)中,這個問題並不全然歸於受害者或加害者,而是建立在一個人與保守社會分離的選擇所創造的身份之上。從《燈塔裡的男人》(暫譯,Ang Lalake sa Parola/The Man in the Lighthouse, 2007)到《解除好友》(暫譯,Unfriend,2014),主角們都必須超脫行為規範和社會來瞭解自己,在台灣與菲律賓的跨國製作《他和他的心旅程》中,主角只能在與他人的互動方式中,以及他們呈現自己內在與外在的方式中找到自我,這點斥駁了海德格對於一個人的身份是所有加諸於正常化因素的總和的論點,在短短80分鐘的片長中,《他和他的心旅程》,編劇瑪莉德羅斯桑托斯情感豐沛的劇本非常成功地融會貫通。

相當有趣的是,《他和他的心旅程》呈現出持續流動狀態的電影演進特質,顏色與動作一起轉變,色彩隨著情緒和怪異感被揮灑出來,奧塔立荷斯的作品透過賽絲卡李的攝影長才,一向呈現出他所擅長的電影語言。

《他和他的心旅程》由杰德影音創辦人林志杰製作發行,於東京同志影展首映,並在香港同志影展廣獲好評,也獲邀在紐約同志影展北美首映,並將擇期在菲律賓放映。

 

新聞來源:GAGATAI

載入中...